您好,欢迎访问《井研县伊运恒饰品加工企业服务部》 weibo weixin
热线电话:9999999999
我要报名
 

从来没有人放弃acfun,

只有被acfun放弃的人。

拥有它的人没爱过它,爱它的人却从未拥有过

彬哥是我从小到大认识的人当中最爱A站的人,爱到什么程度呢?有次我约他去网吧玩游戏,他去了啥事也没做先打开Acfun的网页,然后发呆...

我催他赶紧点,不上游戏干嘛呢?

他说他在做任务...

我盯着他一动不动的A站主页,一脸茫然.

啥任务?

他说:A站在线时长...

可也就是这个人,前一阵子跟我说:

我决定放弃A站了...

我一连打了好几个???

那边一阵沉默后,发来了长长的这么一段话:

10年注册账号,八年间发布视频103部,累计点击量480万,弹幕基本满仓,收藏及评论数未统计。点击量较高的作品有综漫混剪等。平均每部视频制作及压制时间超过20小时,前期每部视频战渣浪需花费三天到一周不等。

截至现在,以上,全部,消失不见。我把八年的青春全放在了那里,A站给我扔了。

作为中国弹幕文化的发源地,2007年建站的A站输出了金坷垃、鬼畜全明星、我的滑板鞋、小苹果等大量网络流行文化,“二次元”曾是A站最鲜明的标签,这一点也能从A站的全称AcFun上看出来,A即Animation(动画),C即Comic(漫画)。

2007年6月6日,一个名为Acg_xilin的ID将Acfun这个网站第一次推到世人面前,这是中国最早一批至今还存活的弹幕视频网站。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悬浮于视频上方的“弹幕”,和别人的评论“一起看剧”受到了不少年轻人的追捧。

然而网站正热时,2009年6月,A站却因员工矛盾引发了内部派系斗争。随后长达一个月的机房故障和无法访问,触及了用户的忍耐底线,导致老会员bishi另立门户创立了B站的前身“Mikufans”。

2010年,大学刚毕业的Xilin实在无力支撑A站的庞大运营系统,将自己一手创办的A站以400万元左右的价格卖出,从此撒手不管。这个时候正是A站最好也是最混乱的时候:2月,A站刚刚以第一届Acfun春晚打响了名头,在下半年却面临着大量水军恶意灌水刷屏的情况。同时,网站服务器不稳定、审核缓慢、首页混乱的问题达到了巅峰。

或许从那时候起,真正把A站当孩子的人,毅然决然地把2岁大的她扔在了废弃车站。

买下A站则是陈少杰。不过对于A站的用户来说,相比陈少杰这个名义上的负责人,他们更熟悉A站具体负责实际运营的赛门,甚至一度有人认为赛门是A站的新老板。

就在创始人xilin 去任A站一代目之后,2010年在 Acfun 贴吧留下了以创始人身份讲出的最后一段话,其中提到:“ACFUN一直以来的存在模式,是不合理的,ACFUN需要其他的网站提供生存空间,说的明白点,ACFUN通过盗用其他网站的资源,一直偷偷摸摸、苟延残喘的活到今天”,此话一语成谶,依附于其他平台以及版权的问题成为A 站随后数年摆脱不掉的命门。

在国内二次元文化尚未勃兴的2010年至2013年,A站虽聚集并培养了了众多二次元文化爱好者,但是经年累月只出不进,盈利问题困难重重。为求变局,2013年初,陈少杰加大了对A站的管理及投入,其代表性作品就是4月份孵化出了ACFUN生放送直播,这个国内最早的游戏直播平台前期用户基本都由http://ACFUN.com导入,在2014年1月1日起正式更名为了斗鱼TV。

从xilin到边锋系再到奥飞系,A站四年间三换实际控制人,正当A站全体“猴子”期盼一个稳定向上的局面时,A站在随后三年又经历三换CEO的剧烈变动——一位神秘的富二代的入主,再度搅动了A站的一池春水。

他就是杨鑫淼,“富二代”一直是他身上的一个标签,在中青报上述报道中曾出现这样的描述:出生于山东巨贾家庭的“富二代”标签让杨鑫淼隐隐觉得,总有有色的目光看着自己,他在学习中取得的优秀成绩、出国的优秀表现,似乎都并不完全被视为自身能力的体现。

杨鑫淼的另外一个身份,是二次元的狂热追随者。在2015年的社交网络上,一位ID唤作“喵殿下de盛夏光年”通过频繁的抽奖、晒车、展示豪宅与二次元主题收藏、结交黄晓明以及Tfboys

等明星而引人瞩目,巧合的是,喵殿下在微博晒出的个人照片,恰恰和杨鑫淼此前专访留下的个人照相吻合。

然而好日子不久,A站一年一换的CEO魔咒依然在进行着。

在2016年,无论是短视频、直播,还是二次元,A站本有足够的机会切入风口。但可惜的是,这一年之内,A站便经历了3次高管人事变动。几乎每一次资本进入,都会伴随着管理层格局的改变与震荡。

团队人员的频繁更换让Acfun的产品改进速度不尽如人意,同时也暴露了A站部门内斗的问题,放到产品端,便是卡顿的App、黑屏的视频和日益无趣的内容。

17年6月的时候,在历经了接近半年的沉寂之后,A站终于搞了一个发布会,对外发声了。CEO刘炎焱的站台背书下,A站好像这次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方向,开始准备大干一场了。

但没过几天,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文要求A站按照有关规定对视听节目服务进行全面整改。对于二次元网站,政策上的风险一直是牵制公司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且更致命的是,A站并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9月,又遭到了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的再次通报,罚款并整改。

A站刚刚缓过来的势头,又因此次监管,而垮塌下去。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很多A站的用户用来形容自己对A站的感情。

在那些最困难的时期,这些A站用户都喜欢如此吐槽:“这破网站吃枣药丸(谐音:迟早要完)。”久而久之,“吃枣药丸”成为了一个最有名的A站梗,公司的管理层和普通员工们都会以此自嘲自黑。

但这次,梗可能要变成现实了。

到目前为止,A站的主人经历过好几个,每个投资方都有各自的利益诉求,却没有人真正关心过A站的发展,都只想利用A站拓展自己的发展罢了。

一个人、国家、文化开始衰老的标志,就是开始怀念过去,公司更甚。

来源:百家号                                  时间:2018-02-02

“初中毕业的时候我就接触到A站了,到现在大学毕业,已经有7年多了吧。我现在还非常喜欢二次元,但已经不怎么上A站了。”一位资深二次元ACG爱好者松鼠(化名)向懂懂笔记说道。

上周,由于A站莫名失联三天,让“猴山药丸”的言论又一次占领了各大版面。关于这消失的72小时,A站自始至终都未做出正面解释,唯一的回应就是官方一则“因为不可描述的混沌入侵”的微博信息。

对于A站这样敷衍的回应,有网友评论道:“他们肯定是在杀蟑螂,一首凉凉送给AC娘。”

作为国内ACG领域的标杆企业之一,从2007年成立至今A站已经走过了10个年头。十年的时间,A站曾数次陷入危机,常年的动荡也让“猴山倒闭”几乎成了不定期的新闻。相比之下,同为国内二次元视频社区的B站则显得稳健很多。

封闭的政策和令人无语的效率

“最开始接触A站的时候是2010年左右,因为喜欢二次元,而A站有很多日漫并且有弹幕,很喜欢这种新颖的模式,很像日本的niconico,所以就迷上了。不过我一直没有账号,所以不能发弹幕也不能留言,喜欢的视频也没法收藏。”谈起自己最初接触A站,作为坚守7年老粉丝,松鼠对懂懂笔记说道。

确实如此,在账号管理方面,A、B两站为了保证用户质量,在初期都没有像普通的视频网站那样开放注册。当时的B站虽然没有开放答题系统和邀请码,但在特定的节假日会定期开放注册。

相比之下,A站显得稍微严苛些,当时想要成功注册A站的账号只有两个方式:一是通过内部人员帮忙注册,另一个就是淘宝购买。这样严苛的管理虽然保证了网站和社区的质量,但同时也拒绝了一些优质用户。

“当时A站的注册机制非常严格,对于我们这样的小白来说非常不友好。由于不认识人,也不想买账号,所以,我从初中毕业开始接触A站,直到高中毕业才成功注册账号,整整三年的时间我一直以一个游客的身份逛A站。在这期间,我早已经在B站成功注册了。”谈起自己的注册经历,松鼠不由得吐槽连连。

由于用户数量的限制,也直接导致了A、B两站在用户和内容数量方面差距逐渐缩小。另外,A站对用户投稿的审核效率过慢,也让大量UP主将视频的投放首选在了B站。

对此,同时也是一名UP主的松鼠对懂懂笔记表示:“我喜欢电子产品,偶尔会做一些数码产品的开箱,但由于之前一直没有A站的账号,所以只能在B站投稿。后来成功注册A站之后我也开始在A站投稿,不过A站的审核速度太慢了。往往同一个晚上投稿,B站第二天凌晨或者上午肯定会通过,但A站少说要等两天。”

此外,在对于原创视频UP主激励政策的方面,A站也要落后B站一步。作为网站原创内容的主要提供者,B站在很早之前就开通了对UP主的激励政策,推出了硬币系统,观众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作品投币,让优秀的作品可以得到更多的展示。

反观A站,香蕉系统虽然在激励方式上与B站类似,还可以换取奖品,但在时间上却慢了很多。如今,B站又推出了充电和承包计划,更直接增加了UP主的收益。相较之下,到目前为止还没看到A站有相关方面的动作。

所以,现在用户登录两家网站时就会明显发现,A站的头部内容基本都是搬运,而B站基本上都是UP主的原创,孰优孰劣高下立判。

没钱、没版权、没用户—就更没钱

作为视频网站,内容是一切的根本。但作为曾经的市场老大哥,如今A站在内容方面却要远远落后于B站。对此,松鼠吐槽道:“不是不想在A站看了,而是现在A站根本什么都没有。”

早期由于国内版权争夺并不像现在这样严重,所以大量的搬运工支撑起了A、B两站的内容。不过,当时A站并没有对这些搬运的内容进行系统分类,导致用户想要找到自己想看的内容非常困难。随后,由于版权监管趋严,正版内容就成了各大视频网站的争夺热点,二次元领域也同样如此。只不过争夺的对象,已经从各种影视剧变成了每季的新番。

▲A、B两站本季新番对比

对于如今二者在番剧内容方面的差距,松鼠表示:“对于A、B站这样二次元社区,每季的新番应该是最主要的内容。不过现在A站的新番很少,B站每个季度都能购买大量的新番,而A站现在每季的新番数量甚至还没有爱奇艺多。”

另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前不久A站大量影视剧被下架(版权问题),很多用户收藏夹里的一些内容都已经没法观看了。“现在不是不想在A站看,而是A站没得看。”

造成内容差距如此之大的最主要原因应该是没有资金支撑。B站近两年在商业化领域全面出击,在影视、游戏、旅游、广告、投资等等方面均有一定建树,虽然尚未实现盈利,但整体发展势头良好。而反观A站的商业化却令人堪忧,同时其管理层也是动荡不断。

2010年A站创始人之一的Xilin以400万元价格将A站出售给赛门(网上曾有传闻称这笔交易是Xilin私自出售)。值得一提的是,这笔交易的买家表面上看上去是赛门,但真正的买家是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也就是现在斗鱼TV的创始人兼CEO。

▲斗鱼TV前身,A站生放送

陈少杰入主A站之后孵化出了直播项目“生放送”,后来演变成斗鱼TV。但随着斗鱼TV的逐渐壮大和新股东奥飞的加入,陈少杰决定甩手A站。2014年4月,赛门以与投资方理念不和为由离开A站,同时带走了斗鱼。前不久,斗鱼已经宣布完成了D轮融资,估值超过100亿人民币。

就是在陈少杰走后,A站管理层开始了极为频繁的变动。2014年4月奥飞入股,同年12月更换几乎全部管理层;2015年优酷土豆入股,高管层面再度变动;2016年1月,软银中国宣布以6000万元投资A站,随后不少高管开始换血;2016年7月,原董事长兼CEO莫然宣布辞职,原奥飞娱乐首席战略官李斌和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分别接任了董事长和CEO。

两年的时间,领导层4次变动。如此频繁换血造成A站内耗严重,同时由于没有稳定的管理团队也导致其战略方针和发展方向一直未能很好落实。最终,一系列的动荡导致A站不仅未能实现盈利,而且亏损的情况也进一步加重。

根据其公告显示,A站在2015年的营业收入约为363万元,净亏损达1.13亿元。2016年,A站前9个月营收仅为71万,亏损高达1.46亿。

如今的A站在经历了一系列的内耗之后,陷入了“没钱-没版权-没用户-更加没钱”的恶性循环当中。

再不认真,你就真的要输了

根据易观千帆的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10月手机移动端B站APP的月活用户高达5134.89万,行业渗透率为68.31;而AcFun的月活用户已经连续出现10个月的下跌,从年初的500万跌至目前的222.99万,行业渗透率也仅为2.97。

作为一个老用户,松鼠对于A站的现状感到惋惜:“最初的时候,A站的用户都以老司机自称,因为在我们眼中,B站都是一些小学生。可惜的是如今我也几乎放弃A站,常驻当年那个我曾看不起的小学生站了。”

“不过,我觉得这一切也不能怪别人,造成今天这样情况的主要原因还是出在A站本身。说实话作为一个阿宅,我其实并不关心A站领导层以及其在资本市场的变动,只要它能一直提供优秀好看的内容就行。”松鼠愤愤地说道:“近几年视频内容越来越少,文章区似乎已经成了A站的主力,不过A站可是一个弹幕视频网站呀!没番剧、没影视剧,光凭这些文章肯定是留不住人的。”

如今,A站的Slogen从最初的“天下漫友是一家”变成了“认真你就输了”。细一琢磨,现在A站真的是“再不认真你就输了。”

来源:IT之家                                       时间:2017-12-6

在线报名

最新报名

姓名联系方式状态
  • 王*舒139****4888已报名
  • 毛*娜150****0903已报名
  • 陈 *136****8185已报名
  • 吴 *158****5556已报名
  • 赵 *136****0652已报名
  • 代*莹183****0891已报名
  • 王*妍137****0480已报名
  • 向*轩150****9661已报名
  • 李 *134****1992已报名
  • 黎 *137****5487已报名
  • 程 *150****5450已报名
  • 路 *180****9569已报名
  • 汤*秀130****7072已报名
  • 潘 *186****2666已报名
  • 石*坤133****7952已报名
  • 张*荣186****2301已报名
  • 章*芳150****3443已报名
  • 岳 *133****6026已报名
  • 王*玲182****0647已报名
  • 汪*丽159****2556已报名
  • 伏 *133****8166已报名
  • 贾 *186****3900已报名
  • 杨*琪150****5988已报名
  • 周*玲138****6800已报名